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数万名用户
选择唯品
业务覆盖
五县二区
专业团队
的服务
诚信的
职业操守
广东唯品律师事务所
经典案例

地址:广东省河源市源城区永和西路
电话:0762-3284166
传真:0762-3284166
邮编:517000
邮箱:weipin@126.com

2020年5月经典案例

【案情简介】

 

     2019年5月1日,被告叶某作为转让方(甲方),原告熊某作为受让方(乙方),双方签订一份《酒吧股份转让合同》,合同主要约定有:1、甲方将位于河源市的某咖啡馆的投资含押金51000元和经营权益50%以10000元的价格转让给乙方。2、乙方在本合同签订时即向甲方一次性支付100000元,在甲方收到乙方转让款后,享受某咖啡馆经营权益和现有电器、装修、装饰、工具和设备等。3、甲方与乙方合伙前某咖啡馆积欠一切的税款、水费、电费、房屋租赁费、物业费、雇员工资和外债等费用由甲方自行负责,与乙方无关。4、双方合伙后,从2019年5月1日起共同承担某咖啡馆盈亏、法律等一切与某咖啡馆有关的责任。5、从2019年5月1日起,当天营业额除去酒水成本后,24小时内结算分红。6、从合伙之日起,任何一方不得在24个月内转让股份,若一方违约需赔偿另一方违约金100000元。

    对于上述原、被告签订的《酒吧股份转让合同》,原告主张虽然合同约定是以货币出资且一次性支付10000元,但原、被告双方均认可原告是以酒水货款(之前的结欠的57551元)和以后供货的货款进行出资,截至2019年5月11日,原告的出资款共68891元。被告对原告的出资方式及出资的总额表示认可。原告认为,双方约定从2019年5月1日起当天营业额除去酒水成本后,24小时内结算分红,但被告没有向原告分红,反而要求原告负担租金等费用,更是在2019年5月11日在工作微信群中宣布原告不再享受股东待遇。原告提交的2019年5月11日的微信工作群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被告当天发布一则通知:“全体人员注意,从今天开始新股东不亨受股东待遇,无权管理与干涉酒吧操作,具体事务等待另行通知”。被告则辩称并不是不向原告结算分红,而是5月1日至11日基本处于亏损状态,即使偶尔有盈余也要弥补前几天的亏损。在微信工作群发布通知只是想与原告沟通租金事宜,待沟通后再另行通知。被告提交2019年月1日至5月11日的财务报表、5月1日至5月18日的财务报表、5月1日至5月31日的财务报表,欲证明某咖啡馆的经营状况。原告表示对原、被告合伙期间的租金其愿意支付,对2019年5月1日至2019年5月11日处于双方合伙期间的财务报表表示认可,其他报表无原告签名确认,亦不处于原被告合伙期间,原告不予认可。2019年5月1日至5月11日的财务报表显示,2019年5月1日收入5405元,支出7145.91元,余额-1740.91元;2019年5月2日收入3392元,支出2086.88元,余额1305.12元;2019年5月3日收入3211元,支出151.27元,余额3059.73元;2019年5月4日收入1050元,支出5558元,余额-4505.88元;2019年5月5日收入1712元,支出5.64元,余额1706.36元;2019年5月6日收入854元,支出101.34元,余额752.66元;2019年5月7日收入1034元,支出285.62元,余额748.38元;2019年5月8日收入1539元,支出21414元(店租)余额-19875元;2019年5月9日收入1598元,支出88元,余额1510元;2019年5月10日收入2165元,支出80元,余额2085元;2019年5月11日收入3500元,支出1840元,余额160元。

   另查,河源市源城区的某咖啡馆属于个体工商户,经营者为被告叶某。

 


 

【代理意见】

 

    我所律师是原告熊某的代理人,通过对案件事实进行充分的调查与了解之后,提出以下的代理意见:

     2019年5月1日,原、被告双方共同签订《酒吧股份转让合同》一份,该份合同属于合伙协议,是双方自愿签订,系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双方均应按该合伙协议享受权利、履行义务。原告按照涉案合伙协议的约定为某咖啡馆提供酒水,截止至2019年5月6日,因被告未向原告分配任何分红,原告未继续为某咖啡馆提供酒水。

    在涉案合伙期间,被告未履行合同第五条的约定:“从2019年5月1日起,当天营业额除去酒水成本后,24小时内结算分红”的义务,被告从未向原告分配过某咖啡馆的分红。且在2019年5月11日,被告单方表示解除涉案合伙协议,在工作微信群中宣布原告不再享受股东待遇后,构成严重违约。根据上述事实,可知原、被告双方一致认可双方于2019年5月11日解除合伙关系,原、被告之间的合伙关系也不具备再继续履行的条件。综上,代理人认为,原、被告签订《酒吧股份转让合同》应于2019年5月11日解除。

    在本案庭审中,原、被告双方均认可原告是以酒水货款(之前的结欠的57551元)和以后供货的货款进行出资,截至2019年5月11日,原告的出资款共计68891元。另原告对某咖啡馆2019年5月1日至2019年5月11日处于双方合伙期间的财务报表表示认可。某咖啡馆在2019年5月1日至2019年5月11日期间产生的亏损为13294.54元,原告应承担6647.27元。

    故原、被告签订《酒吧股份转让合同》于2019年5月11日解除后,被告应向原告返还合伙投资款68891元-6647.27元=62243.73元。

 


 

【判决结果】

一审判决

 

    一、确认原告熊某与被告叶某签订的《酒吧股份转让合同》即双方的合伙关系于2019年5月11日解除;

    二、被告叶某应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熊某返还合伙投资款62243.73元。

 


 

【案例评析】

 

    一、原、被告签订的《酒吧股份转让合同》应于2019年5月11日解除。

    本案系合伙协议纠纷。原、被告签订的合同名为《酒吧股份转让合同》,但实际上河源市源城区某咖啡馆属个体工商户,不存在股权转让的说法。原、被告虽在合同中约定原告一次性支付100000元作为股权转让款,但原告称其实际是以其向被告提供酒水的货款作为出资方式,被告在法庭上亦予以认可。故对于原告诉称以酒水货款作为出资方式,一审法院予以确认。结合合同的具体内容,该合同实际上是原告与被告的合伙协议,原告以酒水货款与被告进行合伙经营。因此,原、被告签订的《酒吧股份转让合同》属双方自愿签订,系双方真实的意思表示,双方均应按该合伙协议享受权利、履行义务。合伙协议除具有一般协议的特征之外,还具有人身特征,具有人合性,人合的重点是二人齐心,如果人心不齐就算有物质基础存在,也无法继续履行双方的权利义务关系。原告认为按照合同的约定,从2019年5月1日起,某咖啡馆当天营业额除去酒水成本后,24小时内结算分红,但被告未按照该约定向原告分红。被告则认为在此期间无盈利,故未向原告分红,并且原告未能与被告对交纳租金达成一致意见。可见,对于一些合伙的基本事实,双方都各执一词,这是双方互相不信任、不齐心的表现,合伙的主观因素已不具备。另外,合同确实有“从2019年5月1日起,某咖啡馆当天营业额除去酒水成本后,24小时内结算分红”的约定,根据被告提交的月光吧2019年5月1日至5月11日的财务报表,2019年5月3日、5月6日、5月7日就算扣除前几天的亏损,也是有盈余的,被告在法庭上也确认从未向原告分过红,故被告确实违反了合同的约定。另外,原告在2019年5月6日之后就未向被告供应酒水,即未再以货款继续出资,被告亦于2019年5月11日的在微信工作群发布“全体人员注意,从今天开始新股东不享受股东待遇,无权管理与干涉酒吧操作,具体事务等待另行通知”的通知,该通知排除了原告参与共同经营、管理的权利。综上,无论从主观因素还是从客观观因素来看,原、被告之间的合伙关系均不具备再继续履行的条件,应当予以解除,故对于原告起诉要求解除合伙协议并确认合伙协议于2019年5月11日解除的诉请,得到一审法院的支持。

    二、涉案《酒吧股份转让合同》解除后,被告应向原告返还出资款62243.73元。

    因原、被告在合同中约定从2019年5月1日起共同承担某咖啡馆盈亏,故原告对于2019年5月1日至5月11日这段时间内的盈亏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从被告提交的某咖啡馆2019年5月1日至5月11日的财务报表显示,月光吧2019年5月1日至5月11日的经营状态为亏损13294.54元(-1740.91元+1305.12元+3059.73元-4505.88元+1706.36元+752.66元+748.38元-19875元+1510元+2085元+1660元),故原告应当承担亏损的50%即6647.27元。原、被告均确认原告截至2019年5月6日以货款共出资68891元,扣除亏损的6647.27元,被告应向原告返还出资款62243.73元。

 


 

【结语和建议】

 

    本案属于合伙协议纠纷,由于合伙经营的某咖啡馆一直处于长期亏损的状态,作为其中一个合伙人的委托代理人,首先需要判断涉案合伙协议是否达到解除的条件,其次对合伙期间的盈亏进行结算,确认委托人最终可取回的出资款数额,通过以上工作确定本案的诉讼请求,做到及时止损,最终对委托人的合法利益得到有效的维护。

广东唯品律师事务所 ©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037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