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数万名用户
选择唯品
业务覆盖
五县二区
专业团队
的服务
诚信的
职业操守
广东唯品律师事务所
经典案例

地址:广东省河源市源城区永和西路
电话:0762-3284166
传真:0762-3284166
邮编:517000
邮箱:weipin@126.com

2020年6月经典案例

【案情简介】

 

    上诉人李某纯、李某银及原审被告李某宏是某村已故村民李某海的儿子,上诉人李某峻与上诉人李某宏是父子关系,被上诉人刘某浓与上诉人李某纯原是夫妻关系,两人于1978年登记结婚,被上诉人李某娜是被上诉人刘某浓与上诉人李某纯的婚生女儿。1981年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制时,李某海户包括李某海、李某纯、李某银、李某宏、李某娜、刘某浓、李某玲共7人参与分配了某村的山地。1981年5月,某县人民政府就上述自留山为李某海户填发了《自留山证》,后被上诉人刘某浓与上诉人李某纯因夫妻感情破裂于2002年离婚,离婚后被上诉人刘某浓、李某娜仍在某村居住并生活,直至2009年两被上诉人的户籍从某村迁走,被上诉人李某娜于2009年9月11日取得香港居民身份证,被上诉人刘某浓于2011年6月9日取得香港居民身份证。2018年上半年,江东新区政府征收上述山地,上诉人李某纯、李某银、李某峻作为李某海的后人分配并领取了上述山地的征地补偿款(其中李某峻领取属于李某宏的份额)。两被上诉人认为其对涉案山林和土地也享有权利,对被征收山林土地的征收补偿款享有分配权,三上诉人及原审被告李某宏未向其分配补偿款而私自领取补偿款的行为侵犯了其权利,遂诉至一审法院。

    一审法院判决被告李某纯、李某银、李某峻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各一次性返还原告刘某浓征地补偿款85232元,各一次性返还原告李某娜征地补偿款85232元。三上诉人对一审判决不服,向市中院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刘某浓与李某娜的诉讼请求。二审法院审理后查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属实,予以确认。二审法院认为,被上诉人虽取得香港居民身份,但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其在国内的各项民事财产权益仍应依据国内法律予以保护。被上诉人仍具有按照自愿有偿原则在本经济集体组织内转让土地承包经营权或者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权利,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按《自留山证》记载的比例将征地补偿款返还给被上诉人并无不当,二审法院予以维持。因此二审法院认定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判决驳回上诉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代理意见】

 

    作为两被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律师,通过对案件事实进行充分的调查与了解之后,提出以下的代理意见:

    二被上诉人未完全脱离胜利村集体,二人的香港居民身份不影响其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至今两被上诉人依法拥有涉案林地的承包经营权,有权获得涉案林地的土地征收款分配资格。

    1981年被上诉人刘某浓、李某娜作为某村村民,是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条“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有权依法承包由本集体经济组织发包的农村土地”和第十六条“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农户内家庭成员依法平等享有承包土地的各项权益”的规定,刘某浓与李某娜作为当时的某村第六生产队队员,有权依法承包某村第六生产队的土地,且平等享有承包土地的各项权益。李某海是代表全体家庭成员与某村第六生产队签订土地承包合同,在李某海为户主签署土地承包合同的同时,刘某浓、李某娜二人已经依法获得了田寮山的土地承包经营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一条规定林地的承包期为三十年至七十年,涉案林地的承包期根据自留山证应从1981年5月起计算,且依据第二十七条“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收回承包地”及第二十八条“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调整承包地”的规定,两被上诉人拥有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涉案林地至今仍处于承包期限内,且某村从未对林地再作出调整或收回所发包的林地,因此两被上诉人并未丧失涉案林地的承包经营权,至今仍依法拥有涉案林地的承包经营权。上诉人提出的征收时刘某浓、李某娜不具备某村户籍,进而丧失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观点,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这也是与我国稳定农村土地承包关系一系列文件精神相违背的。相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一条明确规定:“妇女结婚、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人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妇女离婚或者丧偶,仍在原居住地或者不在原居地但在新居住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本案中,刘某浓、李某娜就是属于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依法不丧失涉案林地的承包经营权。

    二被上诉人提交的协议书、房产证以及某村党支部出具的证明都可以证明刘某浓、李某娜经常居住在河源市,由此可知被上诉人刘某浓和李某娜即使户口迁出某村但并未完全脱离某村生活;且刘某浓另一个女儿李某燕户籍仍在某村,可协助二被上诉人履行土地承包合同的权利和义务,以上事实表明,刘某浓、李某娜不存在不能履行土地承包经营合同的情形。另外,两被上诉人取得香港居民身份的时间是2009年和2011年,从二人获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1981年起算,二人对承包土地耕作、种植均已超过二十年,对土地的投入和提高土地生产能力作出了贡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承包经营法》第二十七条第四款的规定,即使在发包人收回土地的情况下,对于此承包地被征收仍拥有获得补偿的权利。

    二被上诉人虽为香港居民,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条及第二十四条的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香港永久性居民是中国公民,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质上与特区城市相类似,户口迁至香港与进城农户无根本区别。《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国家保护进城农户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不得以退出土地承包经营权作为农户进城落户的条件。”刘某浓与李某娜是在属于中国公民的前提下作为香港居民,并不当然失去之前所拥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二被上诉人仍拥有涉案林地的承包经营权。

    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适用,本案争议发生时涉案林地仍处土地承包经营期内,当然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承包法》的规定。另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编用益物权及第十一章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规定,确定了农村承包经营权是一种用益物权,是与土地使用权是同一类法律权益的不动产物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六条、第九条的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和消灭,均以依法登记为准。根据本案证据,涉案林地是登记在刘某浓、李某娜等7人名下,刘某浓、李某娜当然有权获得其名下土地征收补偿款的权利。

    因此本案中被上诉人刘某浓与李某娜未丧失涉案林地承包经营权,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七条的规定,有权获得涉案林地补偿款的分配权,因此一审法院的判决是符合法律规定的,请求法院依法驳回上诉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判决结果】

一审判决

    法院认为:本案是因土地征收引发的征地补偿款纠纷,原告刘某浓与被告李某纯于2002年离婚后,携女李某娜仍在某村生产生活,两原告仍是涉案自留山的使用权人之一,在两原告户籍迁入香港时,并未将其在某村承包的土地交回集体或进行流转,因此两原告对其于1981年分配承包经营的土地仍享有使用权和收益权,涉案山地被征收后,两原告对其所承包经营的土地享有获得征收补偿款的权利,两原告应各分得该征地补偿款的七分之一。判决被告李某纯、李某银、李某峻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各一次性返还原告刘某浓征地补偿款85232元,各一次性返还原告李某娜征地补偿款85232元。

审判决

    法院认为:被上诉人虽取得香港居民身份,但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其在国内的各项民事财产权益仍应依据国内法律予以保护。被上诉人仍具有按照自愿有偿原则在本经济集体组织内转让土地承包经营权或者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权利,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按《自留山证》记载的比例将征地补偿款返还给被上诉人并无不当,二审法院予以维持。因此二审法院认定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判决驳回上诉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评析】

    本案属于不当得利纠纷,因夫妻离婚,户籍迁出,土地征收等引发的征地补偿款如何分配的相关法律问题。

    一、对于本案中的征地补偿款纠纷,需首先明确土地承包经营权是否依法取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的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有权依法承包由本集体经济组织发包的农村土地,家庭承包的承包方是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户,农户内家庭成员依法平等享有承包土地的各项权益。在本案中,两被上诉人在1981年作为某村第六生产队队员,有权依法承包某村第六生产队的土地,且平等享有承包土地的各项权益,而李某海是代表全体家庭成员与某村第六生产队签订土地承包合同,在李某海为户主签署土地承包合同的同时,两被上诉人已经依法获得了涉案山地的土地承包经营权。

    二、其次,需明确两被上诉人在涉案山地被政府征收时是否仍拥有涉案山地的承包经营权。《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规定了林地承包期为三十年至七十年,在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收回承包地以及在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调整承包地。而且妇女结婚、在新居住地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人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妇女离婚或者丧偶,仍在原居住地或者不在原居地但在新居住未取得承包地的,发包方不得收回其原承包地。在本案中两被上诉人拥有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涉案林地至今仍处于承包期限内,且某村从未对林地再作出调整或收回所发包的林地,即使被上诉人刘某浓与上诉人李某纯在2002年已离婚,两被上诉人的户籍迁出某村,但是两被上诉人并未在新居住地取得新的承包地,因此两被上诉人并未丧失涉案林地的承包经营权,至今仍依法拥有涉案林地的承包经营权。

    三、最后,在涉案山地被征收后,两被上诉人是否享有获得征收补偿款的权利。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的规定,国家保护进城农户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不得以退出土地承包经营权作为农户进城落户的条件。承包期内,承包农户进城落户的,引导支持其按照自愿有偿原则依法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转让土地承包经营权或者将承包地交回发包方,也可以鼓励其流转土地经营权。承包期内承包方对其在承包地上投入而提高土地生产能力的,有权获得相应的补偿。在本案中,被上诉人虽取得香港居民身份,但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其在国内的各项民事财产权益仍应依据国内法律予以保护。被上诉人仍具有按照自愿有偿原则在本经济集体组织内转让土地承包经营权或者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权利。在两被上诉人户籍迁入香港时,并未将其在某村承包的土地交回集体或进行流转,因此两被上诉人对其于1981年分配承包经营的土地仍享有使用权和收益权,涉案山地被征收后,两被上诉人对其所承包经营的土地享有获得征收补偿款的权利。


 

【结语和建议】

    本案主要涉及家庭成员对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使用权和收益权的问题,首先需明确家庭成员是否依法享有家庭承包经营权,其次明确在土地征收时家庭成员是否仍享有家庭承包经营权,最后明确在土地被征收后,家庭成员是否对所承包经营的土地享有获得征收补偿款的权利,最终合法维护委托人即家庭成员取得征收补偿款的权利。

广东唯品律师事务所 ©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037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