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数万名用户
选择唯品
业务覆盖
五县二区
专业团队
的服务
诚信的
职业操守
广东唯品律师事务所
经典案例

地址:广东省河源市源城区永和西路
电话:0762-3284166
传真:0762-3284166
邮编:517000
邮箱:weipin@126.com

2019年2月经典案例

【案情简介】

    2007年12月28日,原告黄某设立了A石料厂,同年转让给被告经营,并向被告交付场地、设备等,并于同年办理了变更登记。2010年7月20日,原告黄某与被告吴某签订《出资转让协议书》,约定原告黄某将个人独资的某镇A石料场转让给被告,被告须支付转让款180万元,自2008年起25年按年支付协助费伍万元。在签订协议之前已支付了118万元。该协议经过了公证。协议签订至起诉时,被告仍有转让款二十二万元未支付,且未支付任何协助费。2017年4月,被告将A石料场转让给案外人江某,2018年11月原告提起诉讼,要求被告支付转让费22万元及每年的协助费。

 


 

【代理意见】

    一、涉案的A石料场实际上在2007年9月28日开始已经由被告接手、管理,当时A石料场由原告工商登记的是个体工商户,后原告注销了该个体工商户,由被告于2007年12月28日在该石料场原基础上直接注册了个人独资企业,并沿用了原石料场的名字。双方签订的《出资转让协议书》是2010年7月20日补充签订的,在签订后原被告之间就已经完成了所有的接管、移交手续,协议中约定了被告应在完成企业变更及移交等手续后向原告付清出资转让款。但是此后原告从未向被告追讨过出资转让余款,该款追讨已经超过法定的诉讼时效。

    二、原告主张自2008年起25年按年支付协助费伍万元,按照协议约定:“2008、2009、2010年的款项应于2010年底付清,以后每年年底前支付。”根据法定的诉讼时效规定,2016年之前的协助费因原告未追讨已超过了诉讼时效无需支付。

    三、被告自2017年4月起该A石料场转让了给第三人,对该石料场已经不享有任何权益,故也无需支付自2017年4月之后的协助费。

 


 

【判决结果】

一审判决

    法院认为,转让余款22万元的诉求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但2015年至2017年之间的协助费并未超过诉讼时效,仍需支付。2017年4月之后已经转让他人经营,原告请求被告支付该转让日期之后的协助费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最后法院判决被告支付2015年至2017年之间的协助费11.59万元,驳回其他诉讼请求。

 


 

【案例评析】

    本案事发于2007年,且因双方的约定“从2008年起每年支付5万元的协助费”是一个动态延续的过程,势必要涉及到诉讼时效的问题。根据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的《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最高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民法总则施行后诉讼时效期间开始计算的,应当适用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关于三年诉讼时效期间的规定。当事人主张适用民法通则关于二年或者一年诉讼时效期间规定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第二条规定“民法总则施行之日,诉讼时效期间尚未满民法通则规定的二年或者一年,当事人主张适用民法总则关于三年诉讼时效期间规定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第三条规定“民法总则施行前,民法通则规定的二年或者一年诉讼时效期间已经届满,当事人主张适用民法总则关于三年诉讼时效期间规定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根据上述规定,对本案可以做如下分析:

一、关于转让余款22万元。因双方转让的行为较为清晰,容易界定。自双方完成移交开始,也即2010年9月,转让余款的给付条件已经成就,原告可就被告拖欠余款的行为主张权利,但是原告没有主张或者缺乏证据证明自己主张的事实,该笔债权适用民法通则二年诉讼时效期间,即至2012年9月即已过诉讼时效。

二、关于协助费则需要从2008年至起诉时2018年分段分析诉讼时效是否经过。1、《最高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民法总则施行后诉讼时效期间开始计算的,应当适用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关于三年诉讼时效期间的规定”,则2017年10月之后的债权适用三年诉讼时效的规定。但是,因2017年4月被告已经转让了该石料场,故2017年4月起该协助费被告不再承担。2017年4月之前的费用适用民法通则的规定,即2年。2、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的第二条第三条的规定,2017年10月起的债权适用三年从2017年10月1日往前追溯2年,即2015年10月至2017年10月的债权并未过诉讼时效。2015年10月之前的债权,适用二年的诉讼时效,到2018年起诉时即已经超过诉讼时效。故实际上原告未超过诉讼时效的债权只是2015年10月至2017年10月。故此,本案原告主张转让款及协助费共147万元,而法院仅支持了11.59万元的诉讼请求即是如此。

 


 

【结语和建议】

    本案的实体问题不复杂,争议不大,因事情已经发生十余年,首先要考虑到诉讼时效的问题,其次再解决实体问题。原告在诉讼时主张每年都向被告追讨,但是却无法拿出任何证据予以佐证。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谁主张谁举证”原则,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关于证明责任的规定,原告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

    民间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然而如果权利人长期无限制地怠于行使其权利,将造成义务人的法律地位长期处于不确定状态,不利于建立新的、确定的、稳定的经济社会关系。法律作出相关时效规定,意在敦促权利人及时行使自己权利,关心自己的权利,避免长期躺在权利的温床上任性而为,以期保护交易安全。西方有句法谚:“法律帮助勤勉人,不帮睡眠人。”我们每个人都应当是自己利益的最佳判断者和照料者,如自己不去及时、有效地行使权利,保护权益,那么法律更不可能强行介入进行保护。

    中国现在处于经济高速增长期,人们越来越懂得运用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但是民众对律师服务仍处于较为狭隘的认识。律师除了在诉讼阶段提供诉讼代理服务之外,债务催收、业务咨询、法律顾问等都是服务的内容。如果在纠纷的初始,当事人愿意向律师咨询或委托律师催收,就可能避免诉讼时效经过的问题。

广东唯品律师事务所 ©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037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