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数万名用户
选择唯品
业务覆盖
五县二区
专业团队
的服务
诚信的
职业操守
广东唯品律师事务所
经典案例

地址:广东省河源市源城区永和西路
电话:0762-3284166
传真:0762-3284166
邮编:517000
邮箱:weipin@126.com

2019年6月经典案例

【案情简介】

    原告曹某凌和第三人曹某珍均为某县某镇某村委会某村民小组村民。争议山坐落在某镇某村芹菜坑(火界里),面积0.72亩,四至为:东至曹某珍山,南至曹某珍山,西至曹某基山(曹某妹儿子),北至天水。原告和第三人均持有《土地房产所有证》,原告曹某凌持有户主为其祖父曹某光的《土地房产所有证》,载明:坐落:秀江村;种类:荒山;地名:火界里;面积:壹分;四至:东至天水、南至曹某焕山、西至曹某宣山、北至曹某章山。第三人持有户主为其祖父曹某宣的《土地房产所有证》,载明:坐落:秀江村;种类:荒山;地名:芹菜坑尾;面积:贰亩;四至:东至曹某妹山、南至天水、西至曹某福山、北至山塘窝底。多年前,原告与第三人曾因争议山界址发生过纠纷,当时双方都无法提供有效的确权凭证,在被告某镇府司法所工作人员主持调解下,双方达成口头调解协议,同意在争议山南面靠山脚位置划出一小部分山林归原告曹某凌管理使用。原告曹某凌与第三人曹某珍因争议山管理权属发生争议,向被告某镇府申请处理,经实地勘察,原告曹某凌提供的户主为曹某光的《土地房产所有证》记载的“火界里”山不涉及争议山林,第三人曹某珍提供户主为曹某宣的《土地房产所有证》记载的“芹菜坑尾”山与争议山林的四至有着明显的存在东与西倒置、南与北倒置的方向错误情况,经方向调换调整后与争议山林实际情况相符。被告某镇府组织原告与第三人进行调解,因分歧较大,没有达成调解协议。被告某镇府于2017年8月15日作出某府决﹝2017﹞02号《关于村某曹某珍与曹某凌在芹菜坑尾(火界里)山林界至纠纷一案的处理决定书》,处理决定如下:争议山界至东至曹某珍,南至曹某珍山、西至曹某发山,北至天水归申请人曹某珍管理。原告曹某凌不服被告某镇府作出的某府决﹝2017﹞02号《关于某村曹某珍与曹某凌在芹菜坑尾(火界里)山林界至纠纷一案的处理决定书》,向被告和某县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被告和某县政府于2018年3月20日作出的和某府行复〔2017〕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某镇府于2017年8月15日作出的某府决﹝2017﹞02号《关于某村曹某珍与曹某凌在芹菜坑尾(火界里)山林界至纠纷一案的处理决定书》。原告仍不服上述处理决定,于2018年4月26日向东源县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代理意见】

    我所律师是被告和某县某镇人民政府的代理人,通过对案件事实进行充分的调查与了解之后,依据事实与法律规定,提出以下的代理意见:

    一、本案中和某县某镇人民政府是依据事实做出的处理决定。1、经实地勘查,争议山地的四至为:东至曹某珍,南至曹某珍,西至曹某基(曹某妹的儿子),北至天水;2、第三人曹某珍的土地证显示的四至为:东至曹某妹,南至天水,西至曹某福,北至山塘窝底。经东西倒置、南北倒置后争议山的东至曹某珍,南至曹某珍,西至曹某基(曹某妹的儿子),北至天水,与实地勘查争议山的四至完全相一致,而曹某珍提供的土地证中载明西至(实地勘查为东至)曹某福山不相符的原因是因为曹某珍与曹某清、曹某泉三兄弟分山,形成现在曹某珍山东至方向与曹某请、曹某泉山相界,而曹某清、曹某泉山东至与曹某发(曹某福的儿子)相交界的现状。所以曹某珍的土地证虽有错误,但并不影响该块林地界至的具体四至认定;3、原告曹某凌提供的土地四至为:东至天水,南至曹某焕,西至曹某宣,北至曹某章。实地勘查显示,曹某焕、曹某章的山均与争议山无任何相连。实地勘查的东边也不是天水,而是曹某发(曹某福的儿子);4、根据调取的争议山的西边曹某妹的土地证显示,其西、北均与曹某宣(第三人曹某珍的祖父,即争议山土地证的户主)相连,曹某珍提供的土地证也显示了其东边(实地勘查是西边)与曹某妹相连,实地勘查的结果也是争议山的西边与曹某基(曹某妹儿子)相连。由此可以确定这样的事实:争议山中肯定有一边跟曹某妹相连,不管是哪一边。而原告曹某凌提供的山地证显示的四至没有任何一边与曹某妹相连,曹某妹的土地证显示的四至也没有任何一边与曹某光(原告曹某凌的祖父,即原告曹某凌提供的土地证的户主)相连。因此得出结论:原告曹某凌提供的土地证载明的山地不是本案的争议山地;5、经实地勘查,原告曹某凌主张其一直管理争议山林中的一部分林地的面积约为争议山面积的六分之一,其余的争议山均一直由第三人曹某珍管理。为什么原告曹某凌能管理争议山约占六分之一的林地?是因为十多年前曹某凌与曹某珍发生林地界至争执时,某镇司法所人员在双方都没有提供土地证证明和其他相关的充分证据的前提下,为平息纠纷而口头调解的山林界至管理协议,不是某镇府对争议山使用权的处理决定;6、原告曹某凌自己向某镇府提供的村民证明内容也显示:芹菜坑山顶叫火界里。而村民的证明内容表明了芹菜坑与火界里(即芹菜坑山顶)不是同一地方。综上,第三人曹某珍提供的土地证四至方向与实地勘查虽有东西倒置、南北倒置方向错误的情况,但经方向调换后与实地勘查结果完全一致,因此第三人曹某珍的土地证虽有错误,但并不影响该块林地界至的具体四至认定,所以某镇府对第三人曹某珍提供的土地证予以支持。而原告曹某凌提供的土地证四至与争议山的实地勘查完全不相符,其持有的土地证载明的山地不是争议山。

    二、某镇府作出的处理决定适用法律正确。《广东省森林林木林地权属争议调解处理办法》是由广东省人民政府于2006年12月1日颁布施行,属于地方政府规章,现行有效。《广东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调解处理条例》是由广东省人大常委会于2016年5月1日颁布施行,属于地方性法规,现行有效。从效力及施行时间来看,本案的争议山的处理决定应当依据《广东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调解处理条例》的相关规定作出。但是某镇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及《广东省森林林木林地权属争议调解处理办法》之规定作出某府决【2017】02号处理决定书所引用的法律条款与《广东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调解处理条例》的法律条款是一致的,两者之间没有任何冲突。因此,某镇府作出的处理决定适用的法律正确。

 


 

【判决结果】

    一审判决

    法院认为:被告某镇府作出涉案行政处理决定,程序符合法律规定,予以确认。被告和某县政府受理原告行政复议申请后,经过审查和现场勘查,作出和某府行复〔2017〕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被告某镇府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行政复议决定程序合法、处理正确,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予以维持。综上,原告曹某凌诉请撤销被告某镇府作出的某决﹝2017﹞02号《关于某村曹某珍与曹某凌在芹菜坑尾(火界里)山林界至纠纷一案的处理决定书》和被告和某县政府作出的和平府行复〔2017〕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事实及法律依据不足,不予支持,驳回原告曹某凌的诉讼请求。

 


 

【案例评析】

    随着人们对土地林地资源的需求的增加和利用方式的改变,农村各种矛盾冲突日趋明显,农村土地林地权属纠纷是土地工作中的突出问题。本案涉及土地林地权属争议是个人之间发生的土地林地权属争议。

    一、首先需明确土地权属争议的处理程序。根据《土地管理法》第16条规定: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由人民政府处理。单位之间的争议,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个人之间、个人与单位之间的争议,由乡级人民政府或者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处理。当事人对有关人民政府的处理决定不服的,可以自接到处理决定通知之日起三十日内,向人民法院起诉;《土地权属争议调查处理办法》第23条规定: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对受理的争议案件,应当在查清事实、分清权属关系的基础上先行调解,促使当事人以协商方式达成协议。调解应当坚持自愿、合法的原则;《行政复议法》第6条规定:对行政机关作出的关于确认土地、矿藏、水流、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海域等自然资源的所有权或者使用权的决定不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依照本法申请行政复议;《行政复议法》第30条规定: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已经依法取得的土地、矿藏、水流、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海域等自然资源的所有权或者使用权的,应当先申请行政复议;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故农村土地权属争议的调处需按照一定的程序进行,纠纷发生后双方当事人经过一定的协商、调解、行政裁决、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等一系列程序来解决土地权属纠纷。当然,每一起农村土地权属纠纷的发生和解决并不必然都要经历以上所有的程序。但是,以上五个步骤具有先后的程序性。

    本案中,原告曹某凌与第三人曹某珍因争议山管理权属发生争议,向被告某镇府申请处理,被告某镇府经调查处理作出某府决﹝2017﹞02号《关于某村曹某珍与曹某凌在芹菜坑尾(火界里)山林界至纠纷一案的处理决定书》,裁决争议山归曹某珍管理。原告曹某凌不服被告某镇府作出的某府决﹝2017﹞02号《关于某村曹某珍与曹某凌在芹菜坑尾(火界里)山林界至纠纷一案的处理决定书》,向被告和某县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被告和某县政府于2018年3月20日作出的和某府行复〔2017〕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某镇府于2017年8月15日作出的某府决﹝2017﹞02号《关于某村曹某珍与曹某凌在芹菜坑尾(火界里)山林界至纠纷一案的处理决定书》。原告仍不服上述处理决定,于2018年4月26日向东源县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综上,以上先进行行政裁决,再行政复议,最后提起行政诉讼的救济方式,符合土地权属争议的救济程序。

    另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17条第二款规定:“个人之间、个人与单位之间发生的林木所有权和林地使用权争议,由当地县级或者乡级人民政府依法处理。”《广东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调解处理条例》第24条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依法受理和调处本行政区域内的林权争议。但是,乡镇、街道行政区域内个人之间、集体组织与个人之间林地使用权、林木所有权、林木使用权的争议,由所在地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受理和调处。”本案被告某镇府具有对自己辖区内的土地、林木权属争议作出行政裁决的职权,故也系本案适格的被告。因属于土地权属争议,行政行为相关人曹某凌对某镇府作出的行政裁决不服的必须经行政复议程序即复议前置。根据《行政复议法》第13条的规定:对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向上一级地方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和某县人民政府作为某镇府的上一级人民政府是适格的复议机关。又根据《行政诉讼法》 第26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是被告。经复议的案件,复议机关决定维持原行政行为的,作出原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和复议机关是共同被告。本案和某县人民政府作出维持原行政行为的决定,故和某县人民政府与某镇府作为本案的共同的被告合理合法。另根据《行政诉讼法》第18条的规定:行政案件由最初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经复议的案件,也可以由复议机关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故广东省东源县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

    二、对于涉案土地、林木权属判归第三人曹某珍的事实依据与法律依据作如下分析。根据《广东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调解处理条例》第9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林权证》《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动产权证书》,是林权争议的处理依据。当事人未取得前款规定的证书的,1981年至1983年开展稳定山权林权、划定自留山、确定林业生产责任制工作时期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颁发的山权林权所有证、自留山证,以及之后依法变更的林木林地权属证书,是林权争议的处理依据。”第10条规定:“没有本条例第九条规定的处理依据的,下列材料可以作为调处林权争议的权属来源证据:(一)土地改革时期依法取得的土地房产所有证、登记发证的档案清册或者林权登记的土地清册……”本案中,原告曹某凌和第三人曹某珍均未取得争议山林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林权证》《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动产权证书》以及山权林权所有证、自留山证等林木林地权属证书情形下均提供了土地房产所有证,故涉案土地房产所有证系作为处理本案林权争议的主要依据。经现场勘查,原告曹某凌提供的户主为曹某光的《土地房产所有证》记载的“火界里”山四至不涉及争议山林,与争议山的四至不相符。而第三人曹某珍提供户主为曹某宣的《土地房产所有证》记载的“芹菜坑尾”山四至经现场勘查有着明显的存在东与西倒置、南与北倒置的方向错误情况,但经方向调换调整后与争议山林实际情况相符,且该证载明的四周参照物与实地相符,被告推断填证时存在方位认识存在偏差具有合理性。另外,本案争议山林的东面和南面均为曹某珍山林,争议山在自然地形层面与曹某珍山林相连成一体,争议山林面积不大,故法院采纳我所代理律师的主张,认为被告某镇府将争议山林的使用权归第三人曹某珍的行政裁决,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符合实际情况,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没有不当之处。被告和某县政府受理原告行政复议申请后,经过审查和现场勘查,作出和某府行复〔2017〕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了被告某镇府作出的行政处理决定,行政复议决定程序合法、处理正确,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故法院作出维持判决。综上,原告诉请撤销被告某镇府作出的某府决﹝2017﹞02号《关于某村曹某珍与曹某凌在芹菜坑尾(火界里)山林界至纠纷一案的处理决定书》和被告某县政府作出的和某府行复〔2017〕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的事实及法律依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驳回了原告的诉请。

 


 

【结语和建议】

    代理土地、林地权属争议的纠纷,需注意法律适用问题与事实依据问题。在法律适用问题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52、53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土地林地确权行政案件,是以土地林地法律、法规为依据,并参照土地林地规章。土地林地所有权和使用权问题,我国《宪法》、《土地管理法》、《森林法》等都有明确的规定。但由于土地管理法和森林法的规定较为原则,各地根据各自的具体情况制定了一些地方性法规以及规章,如《广东省林木林地权属争议调解处理条例》。故通过对有关法律法规全面详细的理解,对于处理土地林地权属纠纷上具有积极的作用;在事实依据问题上,处理土地林地权属纠纷,必须通过合法的权属证件、历史档案资料和调差勘测记载等客观事实为依据,如土地改革的土地证、1962年中共中央《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以及以后的一些权属变化情况,综合分析认定。综上,通过充分法律依据与事实依据才能对委托人的合法权益进行有效的维护。

 

广东唯品律师事务所 ©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0372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