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数万名用户
选择唯品
业务覆盖
五县二区
专业团队
的服务
诚信的
职业操守
广东唯品律师事务所
经典案例

地址:广东省河源市源城区永和西路
电话:0762-3284166
传真:0762-3284166
邮编:517000
邮箱:weipin@126.com

2019年7月经典案例

【案情简介】

原告唐某是死者朱某家属,朱某于1964年7月24日出生,河源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源城分局出具《证明》,朱某于2011年11月退休。2015年9月1日起,朱某由被告A公司聘请为生活指导老师。2018年1月3日7时15分朱某驾驶二轮助力车去上班的途中行驶至河源建设大道胜利村红绿灯路段及被第三人胡某驾驶的小型轿车撞倒,导致朱某当场死亡,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河源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江东大队于2018年1月9日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案外人胡某负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朱某负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事故发生之后,原告唐某与胡某达成《交通事故协议书》,协议由胡某赔偿朱某的家属此次事故所造成的原告方各项损失。

之后,原告以事故发生时朱某珍已经达到退休年龄,但根据《广东省工商保险条例》第六十五条规定,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可以参照本条例的规定要求用人单位支付工伤保险待遇费用为由,向法院诉请被告支付原告工亡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等各项损失共计862560元。

 


【代理意见】

我所律师是被告A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通过对案件事实进行充分的调查与了解之后,提出以下的代理意见:

一、工伤认定应当由人社部门先行认定。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七条规定:“职工发生事故伤害或者按照职业病防治法规定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所在单位应当自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30日内,向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遇有特殊情况,经报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同意,申请时限可以适当延长。”《工伤认定办法》第四条规定:“职工发生事故伤害或者按照职业病防治法规定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所在单位应当自事故伤害发生之日或者被诊断、鉴定为职业病之日起30日内,向统筹地区社会保险行政部门提出工伤认定申请。遇有特殊情况,经报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同意,申请时限可以适当延长。”

从上述条文可以看出,职工在发生事故伤害或是确诊为职业性的,是否属于工伤应当由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进行认定。本案中朱秀的死亡是否属于工伤应当由社保行政部门依法进行认定,在社保行政部门没有认定朱某的死亡为工伤前,朱某的死亡就不属于工伤,其无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原告向贵院提起诉讼要求答辩人支付朱某工亡待遇,但是没有提供社保行政部门出具的工亡认定书,其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

二、朱某的死亡不属于工伤。

(一)工伤认定必须以劳动关系为前提。

根据国务院《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八条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应当提交“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包括事实劳动关系)的证明材料”。这一规定说明,劳动关系(包括事实劳动关系)是工伤认定的前提条件。缺乏这个前提条件,则不能进行工伤认定。

(二)朱某与被告A公司形成的系劳务关系。

朱某于2015年9月1日与被告签订“劳动合同”,签订“劳动合同”时,朱某已经是51周岁,已经达到退休年龄,且其已经在2011年11月退休并且已经开始享受养老保险待遇,领取退休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合同终止。”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广东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审理劳动人事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11.用人单位招用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但尚未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劳动者,双方形成的用工关系按劳务关系处理。”因此,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以后或依法享有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后,与用人单位之间建立的已不再是劳动关系,而是劳务关系。

朱某虽与被告签订“劳动合同”,但是实质为劳务合同,为劳务关系,并非劳动关系。

综上,因朱某与被告之间属于劳务关系,不符合工伤认定前提(劳动关系),且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65条规定:“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或者已经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不适用本条例。”因此朱某的死亡不属于工亡,原告作为朱某的继承者无法就朱秀珍的死亡要求、主张工亡待遇。

三、原告的诉讼请求不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65条之规定。

原告向贵院起诉要求答辩人支付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等损失依据是《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五条规定:“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或者已经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不适用本条例。前款规定的劳动者受聘到用人单位工作期间,因工作原因受到人身伤害的,可以要求用人单位参照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支付有关费用。双方对损害赔偿存在争议的,可以依法通过民事诉讼方式解决。”但是答辩人要提醒贵院注意的是条文有一个大前提条件,也就是说必须是劳动者因为工作原因受到的伤害,本案中,朱某与被告属于劳务关系,朱某不属于劳动者,且朱某并非是在履行工作职责过程中发生的事故,不属于因工作原因受到人身伤害的,不能适用该条款。

且根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疑难问题的解答》(粤高法(2017)147号):“13.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人员受聘到用工单位工作期间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处理原则: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人员受聘到用工单位工作期间,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或患职业病,经劳动行政部门认定为工伤的,可参照《工伤保险条例》处理;”该解答同样明确了应当系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或者职业病,同时该解答又明确了一个条件就是“经劳动行政部门认定为工伤的,”才可以参照《工伤保险条例》处理。本案中,朱秀珍的死亡并未得到劳动(社保)行政部门认定为工伤、工亡,因此原告方无法依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65条规定参照工伤待遇。

 


【判决结果】

一审判决

法院认为:一、依据河源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源城分局出具的《证明》,朱某于2011年11月退休,于2015年9月1日被被告河源某学校聘用时已经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参照《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

关于审理劳动人事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粤高法【2012】284号)第十一条“用人单位招用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但尚未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劳动者,双方形成的用工关系按劳务关系处理。”;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合同终止。”;《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或者已经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不适用本条例。”,认定朱某与被告A公司形成的是劳务关系,对原告诉请朱某与被告A公司之间系劳动关系且本案适用《广东省工伤保险条路》第六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依据不足,不予支持。

二、参照《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疑难问题的解答》(粤高法【2017】147号)第13条“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人员受聘到用工单位工作期间,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或患职业病,经劳动行政部门认定为工伤的,可参照《工伤保险条例》处理;未被认定为工伤的,人民法院应告知其按照人身损害赔偿相关规定进行处理,如其坚持主张工伤保险待遇的,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本案中,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朱某因本次交通事故死亡已由劳动行政部门认定为工伤,且其在本次交通事故死亡已经获得了肇事方胡某的人身损害赔偿,故原告请求被告支付朱某的工伤保险待遇,理据不足,不予支持。

综上,判决如下:驳回原告唐某的诉讼请求。

 


【案情评析】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人们健康水平的提高,用工形式也越来越呈现出多样化的特点,一种新型的用工关系——退休返聘逐渐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所谓退休返聘是指用人单位聘用那些已经达到退休年龄的老年人员重返工作岗位的现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出台后,用工单位为规避用工成本增大的问题,更倾向于聘用退休人员。同时,一些具有健康身体以及丰富经验的退休人员还希望继续活跃在原有的工作岗位上。这样在与前者的共同作用下,就引发了退休人员退而不休的社会现象,所以,其中涉及到的法律关系及问题如需要我们进行深入的探讨与了解。

本案的提供劳务者致害纠纷中主要涉及退休返聘人员因工致自己受伤如何主张赔偿的法律问题,本案死者朱某珍就是一位退休返聘人员,已达退休年龄。被告河源某学校于2015年9月份开始聘用朱某珍为学校的生活指导老师,双方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约定劳动期限为2015年9月1日至2018年8月31日止。于2018年1月3日7时15分,朱某珍在上班途中,被第三人胡某忠驾驶的粤P2588小型轿车撞倒,导致朱某珍当场死亡,第三人胡某忠负事故主要责任,已向死者朱某珍亲属即本案的原告方赔偿了773000元。现本案四原告作为死者朱某珍的亲属起诉被告河源某学校向原告方赔偿工亡补偿金、供养亲属抚恤金等各项损失。

分析本案案情后,可知我们需关注以下焦点问题:一、死者朱某珍是否具有劳动者身份,即其是否属于劳动法意义上的劳动者,死者朱某珍与用人单位之间是构成劳动关系还是劳务关系;二、死者朱某珍因工导致死亡是否应当被认定为工伤;三、若死者朱某珍与用人单位之间构成的是劳务关系,死者朱某珍的亲属即本案原告方应当如何向用人单位主张赔偿。

一、首先,我们需明确工伤认定是以劳动关系是否存在为前提。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八条的规定:“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应当提交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包括事实劳动关系)的证明材料”,可知工伤认定受理的先决条件是存在劳动关系,因此确认退休返聘人员与用人单位之间用工关系的法律属性是判断其是否属于工伤的前提和关键,即如果能够判定二者之间构成劳动关系,那么退休返聘人员因工受伤属于工伤,否则将不被纳入工伤保险范畴。

而根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广东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关于审理劳动人事争议案件若干问题的座谈会纪要》(粤高法【2012】284号)第十一条“用人单位招用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但尚未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的劳动者,双方形成的用工关系按劳务关系处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一条的规定“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劳动合同终止。”;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劳动者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或者已经依法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的,不适用本条例。”,可知死者朱某珍已享受养老保险待遇的退休人员,其本身并不是劳动法上的适格主体,与用人单位之间构成的是劳务关系,而工伤认定以存在劳动关系为前提,故本案死者朱牟珍不构成工伤,四原告向被告用人单位河源某学校主张工亡补偿金、供养亲属抚恤金等各项损失依据不足。

二、根据上述分析,可明确死者朱某珍与用人单位之间构成的是劳务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笔者认为,本案中死者朱某珍可向第三人胡某忠主张因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再得到第三人胡某忠赔偿后,第三人补偿不足部分可向用人单位被告河源某学校主张人身损害赔偿,因为交通事故责任分担比例与雇主责任不一致,故若两责任之间存在差额未被补偿,受害者可向用人单位主张人身损害赔偿。但本案中原告方未主张人身损害赔偿,而是依据《工伤保险条例》等相关法律向被告河源某公司主张工亡补偿金、供养亲属抚恤等各项损失,存在法律依据上的适用错误。最终,一审法院参照参照《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疑难问题的解答》(粤高法【2017】147号)第13条“达到法定退休年龄的人员受聘到用工单位工作期间,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或患职业病,经劳动行政部门认定为工伤的,可参照《工伤保险条例》处理;未被认定为工伤的,人民法院应告知其按照人身损害赔偿相关规定进行处理,如其坚持主张工伤保险待遇的,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判决驳回四原告的诉讼请求。

 


【结语和建议】

2000年我国60岁以上人口比重首次超过10%,按照国际上的标准,我国开始正式进入老龄化社会。随着退休人员的急速扩张,退休返聘人员逐渐成为社会上的新型主体,退休返聘人员设计的法律纠纷及相关问题,作为代理律师,需要我们在一个透彻理解的基础上,才能为代理人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

广东唯品律师事务所 ©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03724号-1